栏目导航

news

财经资讯

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汉口江堤守堤人:今年抗洪没挂生死牌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19 04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李萍在龙王庙查看水情。

  7月13日,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,会议透露,6月以来,全国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的洪水,汛情主要集中在长江流域和太湖流域。7月10日,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也升级发布鄱阳湖湖口附近江段、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,继续发布长江中下游干流城陵矶至汉口江段、大通以下江段、洞庭湖湖区、水阳江洪水橙色预警。

  每到汛期,位于长江之滨的武汉就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。近期在短视频平台上,一组长江大堤内外“干湿分离”的航拍视频火遍网络。14日,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就此采访了汉口江堤的守堤人,江汉区水政监察大队书记李萍。据悉,截至14日17时前,汉口站水位为28.6米,比12日洪峰过境时录得的最高水位降了0.17米,但仍比最低的闸口底标高高出1.32米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

  7月13日上午,李萍亲自上堤查险,当时洪峰还未过去,“我当时记录的水位是早上9点28.76米,10点28.77米,再之后就没有突破28.77这个水位,14日凌晨0点,汉口的水位就降到28.71米。”

  录得历史第四高水位

  李萍介绍,7月12日,湖北省和武汉市分别召开了省市两级的防汛抗旱指挥部调度会,当时预测洪峰过境时最高水位将超过29米,“这要比1999年的洪水高,当年的水位是28.89米,本来预测这次是历史第三水位,但28.77米仍是历史第四水位。目前来看,这几天的水位正慢慢下降。”

  李萍介绍,“现在有关方面正动员加强值守江堤的力量,就为了防止出现29米以上大水。此外,我们也要加强巡堤查险工作。长期高水位情况下,要特别重视巡堤查险,大堤在持续浸泡时间过长的情况下,一定要查看是否有管涌、溃堤、甚至决口的险情。”

  李萍分析,今年汉口水位低于预计,可能与下游鄱阳湖出现决口有关,“九江的水位对我们的影响很大,下游的水位要是下去了,我们这边的水也会下得快。另外这也与上游没有下大雨有关系。”

  防汛工作外松内紧

  1992年,李萍从军队转业进入当时的江汉区防汛指挥部办公室工程管理科,后担任江汉区堤防管理所副所长等职。机构改革后,李萍进入江汉区水政监察大队工作,从2002年起担任大队书记至今。工作28年,李萍记得,长江大堤曾经树立过4次生死牌。

  1996年,长江和汉江暴发洪水,作为两江汇流处的龙王庙正是防范关键,李萍和很多工作人员都奋斗在抗洪第一线,当时的武汉市市长赵宝江也来到前线视察。“我当时就守在闸口,赵市长来了之后反复强调龙王庙的重要性。于是我们就立下了一块生死牌,党员干部率先签名,誓与大堤共存亡。”

  之后1998年、1999年、2016年的三次大水,汉口龙王庙闸口前也都树立起生死牌,当时李萍都参与了巡堤查险,并于1999年、2016年在生死牌上签了名。

  今年汉口水位超过了2016年,李萍说,今年抗洪和以往最大的区别是没有挂生死牌。“2016年,防汛备料的车就停在闸口边上,堤上到处竖着红旗,生死牌上写满了名字,但今年几乎1辆备料车都没有,除了个别闸口有一点沙袋,我基本见不到备料。因为我们原来老防汛办那里有一个备料厂,如果缺货,直接拉过来就是了。所以民众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不知道在防汛,江边马路的交通很正常。”

  但李萍坦言,堤防人的工作还是变得紧张起来,可说外松内紧:“老百姓外面看着很平淡,但其实每个闸口的防汛任务仍然严峻,高水位要持续一段时间,我们还要坚守,随时关注水情的变化。”

  李萍从7月11日开始就一直在堤上巡堤,“现在每天我要提前上班,下班时间也比平常晚。虽然水位在下降,但大堤涨水的时候还好,特别怕退的时候出问题。而外面靠江那一面尤其不能马虎,要求守堤人员到堤外,沿着防洪墙看有没有掉坯,脱皮、异动等现象,要求他们必须保持不间断的巡查。因为大堤经过长时间的浸泡,沙包、草袋容易被冲落,所以要及时加强加固措施。”

  把关闸口的突发状况

  李萍巡堤时主要是查看各个闸口目前的封堵情况,目前的长江水位都比大堤闸口底标高要高出不少,必须关闭闸门,并用沙袋封堵,“我要去把关看看闸口封堵是否达到要求。各个闸口有没有突发情况,有情况时指导他们怎么处置。”

  李萍介绍,江汉区的长江和汉江堤岸共有18个闸口,底标高最低的是港十八下码头闸口,高度为27.28米,目前的水位较此高出1.3米左右,“水要是淹进来,就差不多要淹过一个人。”

  1998年时,李萍也做了巡堤查险。他翻开笔记本向记者介绍:“1998年7月29日下午2时水位突破29米,直到8月30日才下降,当时高水位整整持续了32天。”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
Power by DedeCms